贝博官方-国际观察-新冠病毒击中“罗斯福号”航母,舰长为何救了士兵丢了官?

贝博官方-国际观察-新冠病毒击中“罗斯福号”航母,舰长为何救了士兵丢了官?

贝博官方-国际观察-新冠病毒击中“罗斯福号”航母,舰长为何救了士兵丢了官?

“我们没有交战。水手不需要赴死。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可信赖的资产——水手。”这是“罗斯福号”航空母舰舰长克罗泽尔于3月30日的求救信,直言如果海军不采取有力行动,将无法保障官兵们的生命安全,可能有近四分之一的船员会被感染COVID-19。在发出“求援信”请求让舰员们下船隔离接受治疗后,美国海军代理部长托马斯·莫德利4月2日宣布解除了克罗泽尔舰长的指挥权。对于此决定,美国《防务一号》网站刊文直指,“这是对海军指挥官尴尬的报复。”这封避免罗斯福号航母成军队版“钻石公主”号的“求援信”是如何让克罗泽尔舰长丢掉乌纱帽的呢?3月30日克罗泽尔以不同寻常的方式给海军高层写了一份长达四页的信,要求立即采取行动,将航母上4000余名船员撤离到岸上进行隔离,以免发生水兵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悲剧。 3月31日《旧金山纪事报》独家获得这封“求援信”并在报纸上刊发。据美国《海军时报》报道,克罗泽尔的这封信是由舰上指挥系统发出的一封“不安全、不保密”的电子邮件,其中包括了“20名或30名”附加收件人。这封信使得五角大楼处于被动局面,因为其在确保服役人员安全方面做得不够,同时让服役人员家属感到不安。《防务一号》报道称,美国海军代理部长托马斯·莫德利否认这封信以及媒体报道刺激了海军采取更快的行动,莫德利称航母的撤离工作其实早已开始,并否认将克罗泽尔撤职是为了“报复”。对于解除克罗泽尔指挥权,莫德利表示,撤职不是因为有证据表明他将“求援信”泄露给媒体,而是让“航母上因爆发疫情而面临的复杂挑战,战胜了他的专业指挥能力”。“现在船上发生的事情的真实情况是,我们有大约114名水手检测呈阳性。他们中没有一人住院,”莫德利说。“所以,没不必要敲响警钟。它破坏了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和指挥系统的努力,造成了恐慌。”同时莫德利还批评了克罗泽尔“预警”行为,克罗泽尔本应该“光明正大”地找他的直接上司——舰队指挥官报告此事,而不是通过发不安全的电子邮件。对于仓促解雇克罗齐尔职务立即引起了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议员的强烈反对,他们指责莫德利的行为不合理。委员会在声明中写道:“在没有彻底调查的情况下把指挥官扔下船,并不能解决罗斯福号上日益严重的危机。”“更重要的是,在危及军队重大安全的问题上以后是否还有指挥官站出来勇于直言?”据《环球时报》援引军事专家宋忠平观点,克罗泽尔被免除职务主要是泄密,和上层决定发生冲突。此前美国国防部长艾斯珀已经表示,美军的确诊人数是军事机密,不能对外泄露。但被媒体曝光的信件让这个机密对国际社会曝光,严重违反了国防部决定。“美军武器装备性能非常好,又具备防生物战的能力,但还是出现如此多的问题。这暴露出美军在军事体制上存在巨大的短板,全军纪律性和组织性都比较弱。开除一个航母舰长是不能解决这些问题的。”宋忠平认为,克罗泽尔被免职既是为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海军作战部部长背锅,也是为美国军事体制管理漏洞背锅。克罗泽尔信件曝光使得美海军高层决定“罗斯福”号3700余名船员会在星期五前上岸隔离。因为军舰上“到处都是武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军用设备、无处不在的火灾隐患”,“罗斯福号”航母更装备有核反应堆,这使得疫情期间舰上仍需保留约1000名作业人员因为克罗泽尔的信,“罗斯福”号的官兵士气高涨,认为舰长真的关心船员。一位海军官员告诉《旧金山纪事报》,舰长将船员的安全放在第一,这可能会对他的晋升造成伤害。另一位匿名船员看到舰长的信件后说,“令人赞叹的信,感觉有人把我们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很少看到这样,通常是任务优先。”一位水兵母亲在得知克罗泽尔被免职后,称他为“英雄舰长”。尽管莫德利再三表示,解除指挥权绝不是出于报复。但在一些美国网友看来,这番表态显然很苍白。有网友就留言,“克罗泽尔舰长表现出的领导才能和对下属的关心,比总统这辈子表现出来的都多。”特朗普在4月2日的白宫简报会上称,对克罗泽尔的解职并非“惩罚”,不会让水手的生命置于军方的官僚主义之下。“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是美国海军装备的10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之一,正式服役已经超过20年。“罗斯福号”造价45亿美元,满载排水量11万吨,搭载舰员4800余人,飞机90多架,续航能力130万海里,一次加注燃料后可绕地球航行50圈。2020年1月17日,“罗斯福号”航母及其战斗群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母港出发,前往西太平洋。3月5日,航母抵达越南中部城市岘港,对该国进行军事访问。当时,越南已确诊150例新冠病毒感染者。3月初,海军对“罗斯福号”航母4800多名官兵采取了快速抗体检测进行筛查。目前不清楚“罗斯福号”舰上人员在岘港停留期间是否与疑似感染者有接触,但可以肯定的是,运用准确率较低的快速抗体检测进行上舰筛查并不有效。据舰长克罗泽尔透露,3月24日和25日,“罗斯福号”连续确诊了20多例出现明显症状的水兵,此前他们都通过了抗体筛查。“罗斯福号”疫情的另一种可能,是1月17日舰队离港时就携带了新冠病毒感染者。3月19日,海军卫生局长布鲁斯·吉林厄姆坦言,海军只能从疑似出现症状的官兵身上收集样本,然后送到国防部实验室进行统一的核酸检测。在等待的时间里,官兵们只能在船舱里自我隔离。而当检测权限下放到航母战斗群和各大基地后,“罗斯福号”疫情迅速被曝光。2日,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告诉CNN,美国“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的114名水兵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占美国军方感染病例总数的10%以上。船上的疫情正在迅速升级。上周,五角大楼证实,“罗斯福”号上的三名水兵检测结果呈阳性,两天后,这一数字升至25人。周二,这一数字上升至至少70人,周四超过100人。美国海军航母的标准医疗编制包括6名医务人员、1个手术室、3个重症监护病房、52个病床、1个医学实验室和1个药房。据克罗泽尔舰长描述,“罗斯福号”出现20多个确诊病例后,舰上医疗资源已经难以支撑。封面新闻记者 李春(部份内容源于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