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博官方网站-四次遭做空 跟谁学还有多少疑点

贝博官方网站-四次遭做空 跟谁学还有多少疑点

四次遭做空 跟谁学还有多少疑点

自称“极其通透”的跟谁学,在发布亮眼一季报的同一天,收到了3个月内的第四份做空报告。如果说此前的做空机构普遍在质疑跟谁学的营收数据和用户数据造假,那么这一次的狙击者——香港资产管理机构天蝎创投,则把问题聚焦在了跟谁学的业务能力和对外投资上,包括郑州买楼、名师薪资、课程质量等问题。对于这些问题,跟谁学表示暂无回应。

郑州买楼变更用途?

“数据造假是不存在的,我们不会上报不实的数据。审计已经认证过这些数据,我们目前很好的表现都是真实的。”在5月6日的业绩报告电话会上,跟谁学针对此前被针对的数据造假问题,再次作出了回应。

巧合的是,当日晚间,跟谁学收到了第四份做空报告。天蝎创投在报告中,将第一个矛头对准了跟谁学在郑州买楼的行为。

2月5日,跟谁学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完成在河南郑州多宗商业地产的收购,总价3.338亿元。跟谁学已支付首期6900万元款项,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完成余下的分期付款。根据跟谁学最新发布的2020年Q1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跟谁学的长期应付款余额为2.206亿元,全部为公司为购买郑州房产土地所需支付的款项。

作价超过3.3亿元的不动产投资,引发了做空机构的质疑。今年2月,Grizzly Research表示,“该资产实际总投资仅7500万元,跟谁学存在转移资金的嫌疑”。对此,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曾在电话会议中表示,该建筑物位于郑州经开区核心地段,建筑面积是65800平方米,综合单位定价4850元/平方米。价格合理,不存在转移资金。

在做空报告中,天蝎创投指出,跟谁学所购房产实为“科研”用地,而同一境内另一处科研用地的2019年地块单价“仅705元/平方米,不到跟谁学拿地单价的1/7”。报告还提到,跟谁学将该地“作为写字楼出租或出售给民企和社会团体使用”,违反了土地管理法“不得擅自改变原批准的土地用途”的规定。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查阅郑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网页发现,该土地用途确实为50年科研用地,但在相关房地产从业者看来,跟谁学是否存在溢价购买不好下定论,同时不排除政府会变更相关土地用途的可能性。针对该物业的情况,截至记者发稿,跟谁学方面并未回应。

千万名师收入虚高?

作为首家A轮融资就成功赴美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在跟谁学上市之初,陈向东就喊出了“跟谁学就是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口号。多位从业人士也证实了跟谁学的盈利根本在于大班课拥有在线教育中较好的盈利模式和财务模型,毛利能够达到50%-70%,规模化的盈利能力向好。但同时,大班模式高度依赖名师。

据一位接近跟谁学的业内人士透露,跟谁学的名师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独家签约名师,一种是非独家签约名师,可以去其他平台上课。跟谁学官方财报披露,跟谁学的7.2亿元营收来自前十大名师。天蝎创投指出,根据平台分成(10%-50%,越是顶部分成越高,按30%)计算,平均年薪应该在2000万元左右。

天蝎创投提供了与跟谁学十大名师之一的赵礼显的微信对话截图,可以看出跟谁学的名师确实对于营收贡献不菲,但是老师的年薪情况并非如外界揣测的一样超过千万。但该截图中微信是否来自赵礼显本人仍需进一步求证。有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名师的薪资很可能有一部分是以股票或者期权的形式体现,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绑定名师。

从行业角度来看,教师明星化也将成为未来教育行业的大势所在,随着在线教育的普及,网络大班课的顶级名师,不仅年收入可以破千万,也会成为平台争抢的对象。与名师黏性程度也导致相关的课程质量参差不齐,也为后续的退费客诉留下了隐患。

课程质量存疑?

除了买楼和名师收入,天蝎创投还质疑了名师离职导致的课程质量投诉问题。

针对这一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在聚投诉平台看到,关于跟谁学的投诉帖有近110个,在黑猫投诉平台也超75个。同行机构猿辅导分别有3个和36个,网易有道有6个和49个。为何跟谁学的投诉量显著高于其他机构呢?记者梳理发现,对于跟谁学的投诉相对集中在考研和成人英语领域,投诉内容主要集中在“虚假宣传、诱导消费和退费难”。

其中,有学员认为跟谁学平台的韩宇极简英语涉嫌虚假宣传和欺诈。“冲着直播公开课、并含价值不菲的教材在内的视频课程宣传而报名,却发现‘货不对板’,只是录制好的营销视频和私自印刷的讲义。”还有多名学员联合投诉,因跟谁学有独家签约老师才报名,但老师中途解约后,跟谁学没有妥善解决课程问题,并更改退费规则减少退费。

资深从业人士彭迪指出,教育机构的三大核心是优质师资的供给能力、教研教学输出能力和招生服务能力。由此可见师资的重要性。

不过,虽然频频成为做空机构的狙击目标,陈向东的心态还不错。在5月6日晚间的业绩电话会议中,他提到,“做空”替跟谁学做的营销至少价值5亿元。

仅从财报自身来看,跟谁学一季度表现还算亮眼,保持着超高的增长率。截至3月31日,跟谁学实现净收入12.9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8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406%;现金收入达13.74亿元,同比增长358%。

仔细分析财报不难发现,跟谁学一季度78.2%的毛利润成为了它盈利的关键。此前,好未来刚披露的季报中显示学而思网校一季度的收入在2.06亿美元,从体量上看,跟谁学基本和学而思网校达到了同等量级。

平安证券分析师易永坚认为,做空机构以行业普遍亏损而跟谁学却盈利来质疑数据造假,从逻辑上无法成立,以目前的市场体量和跟谁学的商业模式来看,跟谁学的估值仍在合理范围。“现在的市场完全可以容纳一家这样体量的公司出现。”易永坚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跟谁学还宣布了2年期股票回购计划,最高达1.5亿美元。截至一季度末,公司有5.65亿元现金、10.03亿元短期投资和11.69亿元长期投资。

目前看来,跟谁学与做空机构的纠缠还没有画上句号。5月2日凌晨,之前做空过跟谁学的香橼在推特上表示,跟谁学对其做空报告作出的回应是惊人的,称正在获得更多信息,以证明跟谁学将是下一个瑞幸咖啡。天蝎创投还表示,未来跟谁学实际股票价值预估为4-6美元。截至发稿,跟谁学小幅下跌1.74%,收于38.99美元/股。

目前,仍有一些疑问等待着跟谁学的回应。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强调,在资本市场上股票做多做空是常事,只是很多股票一被做空股价就跌没了。但从跟谁学目前的股价表现来看,还依旧坚挺。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刘斯文